切换
北京 北京  | 
天津 天津  | 
河北 石家庄  |  唐山  |  秦皇岛  |  邯郸  |  邢台  |  保定  |  张家口  |  承德  |  沧州  |  廊坊  |  衡水  | 
山西 太原  |  大同  |  阳泉  |  长治  |  晋城  |  朔州  |  忻州  |  吕梁  |  晋中  |  临汾  |  运城  | 
内蒙古 呼和浩特  |  包头  |  乌海  |  赤峰  |  呼伦贝尔盟  |  兴安盟  |  哲里木盟  |  锡林郭勒盟  |  乌兰察布盟  |  伊克昭盟  |  巴彦淖尔盟  |  阿拉善盟  | 
辽宁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盘锦  |  铁岭  |  朝阳  |  葫芦岛  | 
吉林 长春  |  吉林  |  四平  |  辽源  |  通化  |  白山  |  松原  |  白城  |  延边朝  | 
黑龙江 哈尔滨  |  齐齐哈尔  |  鸡西  |  鹤岗  |  双鸭山  |  大庆  |  伊春  |  佳木斯  |  七台河  |  牡丹江  |  黑河  |  绥化  |  大兴安岭  | 
上海 上海  | 
江苏 南京  |  无锡  |  徐州  |  常州  |  苏州  |  南通  |  连云港  |  淮阴  |  盐城  |  扬州  |  镇江  |  泰州  |  宿迁  | 
浙江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嘉兴  |  湖州  |  绍兴  |  金华  |  衢州  |  舟山  |  台州  |  丽水  | 
安徽 合肥  |  芜湖  |  蚌埠  |  淮南  |  马鞍山  |  淮北  |  铜陵  |  安庆  |  黄山  |  滁州  |  阜阳  |  宿州  |  六安  |  宣城  |  巢湖  |  池州  | 
福建 福州  |  厦门  |  莆田  |  三明  |  泉州  |  漳州  |  南平  |  龙岩  |  宁德  | 
江西 南昌  |  景德镇  |  萍乡  |  九江  |  新余  |  赣州  |  宜春  |  上饶  |  吉安  |  抚州  | 
山东 济南  |  青岛  |  淄博  |  枣庄  |  东营  |  烟台  |  潍坊  |  济宁  |  泰安  |  威海  |  日照  |  莱芜  |  临沂  |  德州  |  聊城  |  滨州  |  荷泽  | 
河南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平顶山  |  安阳  |  鹤壁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许昌  |  漯河  |  三门峡  |  南阳  |  商丘  |  信阳  |  周口  |  驻马店  | 
湖北 武汉  |  黄石  |  十堰  |  宜昌  |  襄樊  |  鄂州  |  荆门  |  孝感  |  荆州  |  黄冈  |  咸宁  |  恩施  |  直辖县  | 
湖南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邵阳  |  岳阳  |  常德  |  张家界  |  益阳  |  郴州  |  永州  |  怀化  |  娄底  |  湘西  | 
广东 广州  |  韶关  |  深圳  |  珠海  |  汕头  |  佛山  |  江门  |  湛江  |  茂名  |  肇庆  |  惠州  |  梅州  |  汕尾  |  河源  |  阳江  |  清远  |  东莞  |  中山  |  潮州  |  揭阳  |  云浮  | 
广西 南宁  |  柳州  |  桂林  |  梧州  |  北海  |  防城港  |  钦州  |  贵港  |  玉林  |  南宁  |  柳州  |  贺州  |  百色  |  河池  | 
海南 海口  |  三亚  | 
重庆 重庆  | 
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川  |  雅安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巴中  |  眉山  |  资阳  | 
贵州 贵阳  |  六盘水  |  遵义  |  铜仁  |  黔西南  |  毕节  |  安顺  |  黔东南  |  黔南  | 
云南 昆明  |  曲靖  |  玉溪  |  昭通  |  楚雄  |  红河  |  文山  |  思茅  |  西双版纳  |  大理  |  保山  |  德宏  |  丽江  |  怒江  |  迪庆  |  临沧  | 
西藏 拉萨  |  昌都  |  山南  |  日喀则  |  那曲  |  阿里  |  林芝  | 
陕西 西安  |  铜川  |  宝鸡  |  咸阳  |  渭南  |  延安  |  汉中  |  安康  |  商洛  |  榆林  | 
甘肃 兰州  |  嘉峪关  |  金昌  |  白银  |  天水  |  酒泉  |  张掖  |  武威  |  定西  |  陇南  |  平凉  |  庆阳  |  临夏  |  甘南  | 
青海 西宁  |  海东  |  海北  |  黄南  |  海南  |  果洛  |  玉树  |  海西  | 
宁夏 银川  |  石嘴山  |  吴忠  |  固原  | 
新疆 乌鲁木齐  |  克拉玛依  |  吐鲁番  |  哈密  |  昌吉  |  博尔塔拉  |  巴音郭楞  |  阿克苏  |  克孜勒苏  |  喀什  |  和田  |  伊犁  |  伊犁  |  塔城  |  阿勒泰  |  直辖市  | 
台湾 台湾  | 
香港 香港  | 
进入 >> 查看300个城市
您的的位置:首页 > 普法课堂 > 专家说法 > 公司法务:背锅与反背锅、甩锅与反甩锅技术探讨 > 正文

公司法务:背锅与反背锅、甩锅与反甩锅技术探讨

2020-12-24   来源:法务之家   作者:吴先生   参与人数:1752人   评论:
        


来源:法务之家(ID:law114-com-cn);投稿作者:吴先生,某投资公司法务经理、公司律师


作为一名法务,背锅与被甩锅应当是日常工作之一,我们对此已经习以为常,甚至当对方并非在甩锅时,我们也在思考对方是否在为甩锅做准备,我得提前想好我反甩锅的几个论点,一是什么?二是什么?三是什么?我们不抗拒背锅、我们善于接锅,但我们也明白,我们得具备相当的反背锅、反甩锅技术。就像我们承诺我们不第一个使用原子弹,但我有原子弹、并且不放弃使用,我随时可以用。我们接锅,但同时也得让对方明白“差不多得了,因为我一旦开始反背锅,你将没有还手的余地”。我们谦虚谨慎,我们小心翼翼;同时,我们足智多谋,我们深思熟虑。下面我就稍微讲一些歪理,各位读者就当看个笑话,作为一名法务,我不怕别人笑话,但别人也不敢轻易笑话我。

一、我们接什么锅?

人来人往,皆为利往。我们是法务,我接锅那一定是这个锅没人比我最合适背了,也只有我能背好。此时,我背上的是锅,低下的是头,低下头看到的是机会。我一般只背一种锅,背上它,我获得了让自己更好的可能性。但我们是法务、我们是公司律师、我们是法律人,在功利的路上,我从未忘记“博学、笃行、厚德、重法”,也从未忘记“屹立西南的巍巍学府创业之艰难”。

二、我们怎样接好锅、背好锅?

接锅的关键是时机,当带头人最需要一个有能力、有水平的人来背下这个锅,让整个团队走得更远的时候,就是我们接锅的最佳时机。如何背好锅,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成年累月的积累、打磨;在专业方面,面对同样的生活事实,在提炼到法律事实的过程中,我们熟知每种提炼方法;在法律事实适用法律的过程中,我们熟知每种适用方法和其将出现的效果。这像是一个排列组合,我们时常困惑于类似的案件事实却有着不同的裁判结果,或者裁判结果相同但其归纳事实、法律适用的过程却大不相同。除了困惑之外,我们从另一个侧面也能看到,这些排列组合在我们的实际工作中给与我们同一事件不同的处理方案,而不论哪种处理方案,我们都有强大的论证基础,使得我们有话可说。而这,对于背好锅而言是极其重要的,不是每一个纠纷都会走到诉讼程序,在走到诉讼程序以前,我们所需要做的,就是说服自己并说服对方。如果我们背下一个锅,但是我们把它刷白了,那我们便不再是苦逼的背锅人,我们是掌握了接锅、背锅、洗锅甚至补锅、改造锅的专业人才。21世纪最重要的是什么?人才。

三、如何反背锅、妥当反背锅?

我是一个法务,我较少考虑个人脸面问题。所以我恬不知耻的认为,我是一个足智多谋、学识渊博、心思缜密、谨言慎行的优秀法务。作为一名优秀法务,州内第一位公司律师,麾下还有州内第二名公司律师以及一名文秘的法务经理,我每日都在锻炼反背锅与妥当反背锅技术。我们能背锅、我们善于背锅,但我们很挑剔,我们能背很多锅,但不是所有锅都背。反背锅的第一步,分析在场所有人的心里活动;第二步分析外部环境;第三步分析团队领头羊心理,站在他的角度去看待问题;第四步确定是否具备反背锅的条件;第五步分析所有现有优劣势;第六步分析甩锅主体并将锅死死的甩回去,焊接在甩锅主体的背上(打人不打脸)。做好这六步,我们一定是对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部门规定、公司规定、领导喜好、相关案例熟知在胸;也一定是确定能在反背锅后甩锅主体无法将锅再从背上摘下。我们不需要每一次都如此深谋远虑的反背锅(那样的话太变态了,我都害怕这样的自己),仅需要那么关键的几次,我们便无需考虑背锅与甩锅问题。但同时,不能因为曾经的战绩而忘记练兵,和平年代更需要加强军事素质的锻炼。

文章写完了,今天打印好的关于在建工程抵押若干实务问题的学习资料还没看呢,我们学习这个领域,未来在接锅、背锅、洗锅、补锅、改造锅、甩锅的过程中一定是游刃有余,看起来毫不费力的。

加油,奥利给!

[责任编辑:柳叶]
发表我的评论
0/5000字
网友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