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
北京 北京  | 
天津 天津  | 
河北 石家庄  |  唐山  |  秦皇岛  |  邯郸  |  邢台  |  保定  |  张家口  |  承德  |  沧州  |  廊坊  |  衡水  | 
山西 太原  |  大同  |  阳泉  |  长治  |  晋城  |  朔州  |  忻州  |  吕梁  |  晋中  |  临汾  |  运城  | 
内蒙古 呼和浩特  |  包头  |  乌海  |  赤峰  |  呼伦贝尔盟  |  兴安盟  |  哲里木盟  |  锡林郭勒盟  |  乌兰察布盟  |  伊克昭盟  |  巴彦淖尔盟  |  阿拉善盟  | 
辽宁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盘锦  |  铁岭  |  朝阳  |  葫芦岛  | 
吉林 长春  |  吉林  |  四平  |  辽源  |  通化  |  白山  |  松原  |  白城  |  延边朝  | 
黑龙江 哈尔滨  |  齐齐哈尔  |  鸡西  |  鹤岗  |  双鸭山  |  大庆  |  伊春  |  佳木斯  |  七台河  |  牡丹江  |  黑河  |  绥化  |  大兴安岭  | 
上海 上海  | 
江苏 南京  |  无锡  |  徐州  |  常州  |  苏州  |  南通  |  连云港  |  淮阴  |  盐城  |  扬州  |  镇江  |  泰州  |  宿迁  | 
浙江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嘉兴  |  湖州  |  绍兴  |  金华  |  衢州  |  舟山  |  台州  |  丽水  | 
安徽 合肥  |  芜湖  |  蚌埠  |  淮南  |  马鞍山  |  淮北  |  铜陵  |  安庆  |  黄山  |  滁州  |  阜阳  |  宿州  |  六安  |  宣城  |  巢湖  |  池州  | 
福建 福州  |  厦门  |  莆田  |  三明  |  泉州  |  漳州  |  南平  |  龙岩  |  宁德  | 
江西 南昌  |  景德镇  |  萍乡  |  九江  |  新余  |  赣州  |  宜春  |  上饶  |  吉安  |  抚州  | 
山东 济南  |  青岛  |  淄博  |  枣庄  |  东营  |  烟台  |  潍坊  |  济宁  |  泰安  |  威海  |  日照  |  莱芜  |  临沂  |  德州  |  聊城  |  滨州  |  荷泽  | 
河南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平顶山  |  安阳  |  鹤壁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许昌  |  漯河  |  三门峡  |  南阳  |  商丘  |  信阳  |  周口  |  驻马店  | 
湖北 武汉  |  黄石  |  十堰  |  宜昌  |  襄樊  |  鄂州  |  荆门  |  孝感  |  荆州  |  黄冈  |  咸宁  |  恩施  |  直辖县  | 
湖南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邵阳  |  岳阳  |  常德  |  张家界  |  益阳  |  郴州  |  永州  |  怀化  |  娄底  |  湘西  | 
广东 广州  |  韶关  |  深圳  |  珠海  |  汕头  |  佛山  |  江门  |  湛江  |  茂名  |  肇庆  |  惠州  |  梅州  |  汕尾  |  河源  |  阳江  |  清远  |  东莞  |  中山  |  潮州  |  揭阳  |  云浮  | 
广西 南宁  |  柳州  |  桂林  |  梧州  |  北海  |  防城港  |  钦州  |  贵港  |  玉林  |  南宁  |  柳州  |  贺州  |  百色  |  河池  | 
海南 海口  |  三亚  | 
重庆 重庆  | 
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川  |  雅安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巴中  |  眉山  |  资阳  | 
贵州 贵阳  |  六盘水  |  遵义  |  铜仁  |  黔西南  |  毕节  |  安顺  |  黔东南  |  黔南  | 
云南 昆明  |  曲靖  |  玉溪  |  昭通  |  楚雄  |  红河  |  文山  |  思茅  |  西双版纳  |  大理  |  保山  |  德宏  |  丽江  |  怒江  |  迪庆  |  临沧  | 
西藏 拉萨  |  昌都  |  山南  |  日喀则  |  那曲  |  阿里  |  林芝  | 
陕西 西安  |  铜川  |  宝鸡  |  咸阳  |  渭南  |  延安  |  汉中  |  安康  |  商洛  |  榆林  | 
甘肃 兰州  |  嘉峪关  |  金昌  |  白银  |  天水  |  酒泉  |  张掖  |  武威  |  定西  |  陇南  |  平凉  |  庆阳  |  临夏  |  甘南  | 
青海 西宁  |  海东  |  海北  |  黄南  |  海南  |  果洛  |  玉树  |  海西  | 
宁夏 银川  |  石嘴山  |  吴忠  |  固原  | 
新疆 乌鲁木齐  |  克拉玛依  |  吐鲁番  |  哈密  |  昌吉  |  博尔塔拉  |  巴音郭楞  |  阿克苏  |  克孜勒苏  |  喀什  |  和田  |  伊犁  |  伊犁  |  塔城  |  阿勒泰  |  直辖市  | 
台湾 台湾  | 
香港 香港  | 
进入 >> 查看300个城市
您的的位置:首页 > 普法课堂 > 案例解读 > “留白”的劳动合同里留的多是“坑” > 正文

“留白”的劳动合同里留的多是“坑”

2021-01-11   来源:工人日报-中工网   作者:   参与人数:186人   评论:
        


一些企业在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时将工资、社保等关键信息留白不填,劳动者或因此陷入“维权难”

警惕!“留白”的劳动合同里留的多是“坑”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李润钊

  阅读提示

  为降低违法用工的风险,一些企业常在劳动报酬、社会保险、休息休假、劳动保护等劳动合同必备条款处留白,方便任意“填空”。劳动者往往因法律意识不足或迫于就业压力在这样的“空白劳动合同”上签字,导致自身权益得不到保障,日后或陷入“维权难”。

  前不久,江西籍保洁员丁翠竹与福州一家企业的3年劳动合同期满。其间,她因调休被人事部门认定为旷工并遭辞退。申请劳动仲裁时,她才发现,3年前她与单位所签订的劳动合同中关键条款留有空白,如今该合同上盖的是另一家劳务派遣公司的章,且收入一栏所填数字比实际收入少了近一半。

  《工人日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丁翠竹的遭遇并非个例。为达到少缴社保、逃避工伤责任等目的,一些企业常将劳动合同中劳动报酬、社会保险、工作时间和休息休假等必备条款处空白不填,待劳动者签订合同后再“填空”。劳动合同中这样的“留白”使得劳动者在维权时困难重重。

  拿着这样一份“留白”的劳动合同,丁翠竹来到福州市职工服务中心的法律咨询窗口申请法律援助:“当时我们30多个保洁阿姨一起入职,她们都能证明,我们不是劳务派遣工。现在这家劳务派遣公司倒闭了,我应该怎样申请赔偿?”

  工人:“只关心钱拿到手,不在乎合同空不空白”

  建筑业存在层层转包现象,一些企业用工不够规范,导致签订“留白”的劳动合同的情况更容易发生。

  临近元旦,在福州市长乐区滨海新城附近的一处在建工地上,记者见到了46岁的河南籍钢筋工李天淦。17时,他和工友准点下班。离开脚手架后,他们一起去签领了当天500元的工资。

  和不少工人一样,李天淦的劳动合同是由老乡帮忙和劳务派遣公司签的。合同上写了什么,他不知道也不在乎:“这个月干完这个项目,下个月说不定就走了,只要钱能拿到手,谁还在乎合同空不空白。”在李天淦看来,每天能收到当天的工资、拿到钱,才最踏实。

  记者采访了建筑行业多家劳务派遣公司后发现,不少工人和李天淦的想法一致。

  “3年前,一名小工每天工钱300元。现在学徒一天就要350元,钱还必须当天结,工人收不到钱,第二天就不来了。”福州市一家劳务派遣公司人事主管陆霖透露,近年来有经验的建筑工人成了“香饽饽”,年轻建筑工人是稀缺资源,劳动力市场逐渐从买方市场转向卖方市场,签不签合同、怎么签合同不再由劳务派遣公司一方说了算。

  据了解,不少建筑行业的劳务公司愿意与当地稳定从业、长期合作的“老工人”签订劳务派遣合同。但由于劳动力价格连年上涨,工人常主动要求合同中劳动报酬一栏“留白”处理。

  而在与“临时工”签订合同时,劳务公司也倾向于将合同中的时间、工资、休假等信息处留白,以便日后发生劳动纠纷尤其是出现工伤时随意修改,获得更有利于企业的协商空间,降低其违法用工成本。

  企业任意“填空”或致工人权益受损

  “不仅是建筑行业,现在很多劳务派遣公司都与劳动者签订‘留白’的劳动合同,而且空白的部分更专业,也更隐蔽。”在福州市某公司人力资源经理薛斌看来,“留白”的劳动合同是不少劳务派遣公司降低用工风险的选择。

  记者了解到,一些用人单位时常和劳动者签订两份劳动合同。一份合乎法律规范,用来应付检查;另一份关键信息空白,遇有劳动纠纷或将结束劳动关系时,就按照有利于企业的标准“填空”。

  薛斌告诉记者,由于劳动者已经在合同上签字,因此后期维权时,他们常因无法提供权益受损的有效证据难以维权。

  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朱柏涛和记者分享了一个案例:从事外墙高空清洁的“蜘蛛人”朱某,在一次作业中从高处跌落,造成腰部以下瘫痪。直到申请工伤赔偿时,他才发现当初与劳务派遣公司签订的是空白劳动合同,原本每月1.3万元的工资在合同中“打折”为不足1700元,这导致其工伤待遇大大缩水。

  丁翠竹的遭遇也是一例。直至记者发稿时,丁翠竹都未能拿到赔偿金。

  “按照合同,丁翠竹的劳动合同是和派遣公司签订的。在派遣过程中,实际用工单位不能直接开除或辞退被派遣员工。但这家劳务派遣公司已经倒闭,所以案件陷入了僵局。”福州市职工服务中心法律援助律师傅继林表示,中心的法律咨询窗口每年都会接到2~3起类似争议,但由于当事人大多无法自证确为空白劳动合同,最终多数职工难以维权。

  “在劳动争议中,无论是计算社保,还是追讨欠薪,抑或是工伤认定,首先要确定的就是劳动关系,而劳动合同是确定劳动关系的重要依据。”朱柏涛表示,一些劳动者较多关注实际到手的钱,而忽略了劳动合同中的条款,使得其在维权中陷入“有理说不清”的困境。

  有关部门须加强监管

  对企业而言,签订“留白”的劳动合同表面上让企业赚了“便宜”。“但实际上,这种行为不仅无法降低企业的违法风险,还会影响其稳定用工。”朱柏涛告诉记者。

  他以社保条款处留白举例,一旦发生纠纷,即便单位在空白处自行补填“系劳动者自愿放弃缴纳社保”,但因其内容违法,往往被判无效。“类似的情况屡见不鲜。”朱柏涛说。

  记者从福州市总工会日前组织的一项问卷调查中了解到,参与调查的1350名一线工人中,有37.4%的受访者表示“迫于就业压力,会签订‘留白’的劳动合同”,31.8%的受访者表示“身边有人签订了‘留白’的劳动合同”,只有11.4%的职工表示“会投诉企业的违法行为” 。

  对此,厦门某文化创意公司人力资源总监吴丽琳认为,要整治“留白”的劳动合同乱象,须加强监管,相关部门应加大检查劳动合同力度,同时在检查时不仅要关注“是否签订劳动合同”,还应详细审查合同内容。

  “订立劳动合同应遵循合法、公平、平等自愿、协商一致、诚实信用的原则。用人单位要求劳动者签订必备条款全部或部分缺失的劳动合同时,劳动者有权拒签。”傅继林提醒劳动者,劳动合同中的工作内容、地点要具体明确,劳动报酬要约定清楚,切勿与用工单位签订“双面合同”,劳动者可以在合同的空白处写上“空白”字样,防止用人单位事后单方面篡改。

 
[责任编辑:柳叶]
发表我的评论
0/5000字
网友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