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
北京 北京  | 
天津 天津  | 
河北 石家庄  |  唐山  |  秦皇岛  |  邯郸  |  邢台  |  保定  |  张家口  |  承德  |  沧州  |  廊坊  |  衡水  | 
山西 太原  |  大同  |  阳泉  |  长治  |  晋城  |  朔州  |  忻州  |  吕梁  |  晋中  |  临汾  |  运城  | 
内蒙古 呼和浩特  |  包头  |  乌海  |  赤峰  |  呼伦贝尔盟  |  兴安盟  |  哲里木盟  |  锡林郭勒盟  |  乌兰察布盟  |  伊克昭盟  |  巴彦淖尔盟  |  阿拉善盟  | 
辽宁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盘锦  |  铁岭  |  朝阳  |  葫芦岛  | 
吉林 长春  |  吉林  |  四平  |  辽源  |  通化  |  白山  |  松原  |  白城  |  延边朝  | 
黑龙江 哈尔滨  |  齐齐哈尔  |  鸡西  |  鹤岗  |  双鸭山  |  大庆  |  伊春  |  佳木斯  |  七台河  |  牡丹江  |  黑河  |  绥化  |  大兴安岭  | 
上海 上海  | 
江苏 南京  |  无锡  |  徐州  |  常州  |  苏州  |  南通  |  连云港  |  淮阴  |  盐城  |  扬州  |  镇江  |  泰州  |  宿迁  | 
浙江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嘉兴  |  湖州  |  绍兴  |  金华  |  衢州  |  舟山  |  台州  |  丽水  | 
安徽 合肥  |  芜湖  |  蚌埠  |  淮南  |  马鞍山  |  淮北  |  铜陵  |  安庆  |  黄山  |  滁州  |  阜阳  |  宿州  |  六安  |  宣城  |  巢湖  |  池州  | 
福建 福州  |  厦门  |  莆田  |  三明  |  泉州  |  漳州  |  南平  |  龙岩  |  宁德  | 
江西 南昌  |  景德镇  |  萍乡  |  九江  |  新余  |  赣州  |  宜春  |  上饶  |  吉安  |  抚州  | 
山东 济南  |  青岛  |  淄博  |  枣庄  |  东营  |  烟台  |  潍坊  |  济宁  |  泰安  |  威海  |  日照  |  莱芜  |  临沂  |  德州  |  聊城  |  滨州  |  荷泽  | 
河南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平顶山  |  安阳  |  鹤壁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许昌  |  漯河  |  三门峡  |  南阳  |  商丘  |  信阳  |  周口  |  驻马店  | 
湖北 武汉  |  黄石  |  十堰  |  宜昌  |  襄樊  |  鄂州  |  荆门  |  孝感  |  荆州  |  黄冈  |  咸宁  |  恩施  |  直辖县  | 
湖南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邵阳  |  岳阳  |  常德  |  张家界  |  益阳  |  郴州  |  永州  |  怀化  |  娄底  |  湘西  | 
广东 广州  |  韶关  |  深圳  |  珠海  |  汕头  |  佛山  |  江门  |  湛江  |  茂名  |  肇庆  |  惠州  |  梅州  |  汕尾  |  河源  |  阳江  |  清远  |  东莞  |  中山  |  潮州  |  揭阳  |  云浮  | 
广西 南宁  |  柳州  |  桂林  |  梧州  |  北海  |  防城港  |  钦州  |  贵港  |  玉林  |  南宁  |  柳州  |  贺州  |  百色  |  河池  | 
海南 海口  |  三亚  | 
重庆 重庆  | 
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川  |  雅安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巴中  |  眉山  |  资阳  | 
贵州 贵阳  |  六盘水  |  遵义  |  铜仁  |  黔西南  |  毕节  |  安顺  |  黔东南  |  黔南  | 
云南 昆明  |  曲靖  |  玉溪  |  昭通  |  楚雄  |  红河  |  文山  |  思茅  |  西双版纳  |  大理  |  保山  |  德宏  |  丽江  |  怒江  |  迪庆  |  临沧  | 
西藏 拉萨  |  昌都  |  山南  |  日喀则  |  那曲  |  阿里  |  林芝  | 
陕西 西安  |  铜川  |  宝鸡  |  咸阳  |  渭南  |  延安  |  汉中  |  安康  |  商洛  |  榆林  | 
甘肃 兰州  |  嘉峪关  |  金昌  |  白银  |  天水  |  酒泉  |  张掖  |  武威  |  定西  |  陇南  |  平凉  |  庆阳  |  临夏  |  甘南  | 
青海 西宁  |  海东  |  海北  |  黄南  |  海南  |  果洛  |  玉树  |  海西  | 
宁夏 银川  |  石嘴山  |  吴忠  |  固原  | 
新疆 乌鲁木齐  |  克拉玛依  |  吐鲁番  |  哈密  |  昌吉  |  博尔塔拉  |  巴音郭楞  |  阿克苏  |  克孜勒苏  |  喀什  |  和田  |  伊犁  |  伊犁  |  塔城  |  阿勒泰  |  直辖市  | 
台湾 台湾  | 
香港 香港  | 
进入 >> 查看300个城市
您的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 最新评论 > 【中工网评】“996”不过是资本无序扩张的副产品 > 正文

【中工网评】“996”不过是资本无序扩张的副产品

2021-01-18   来源:工人日报-中工网   作者:   参与人数:2382人   评论:
        


  本网评论员 郭振清

  由某多多女员工深夜下班路上猝然离世引发的舆论狂澜仍未平息。这其中,某多多在知乎平台账号上那段“底层人民都是用命换钱”的评价和回应,触动了公众的敏感神经,使一起意外事件演变成人们对互联网公司超时加班超负荷工作问题的声讨。

  “996”“007”“大小周”……不管加班花样如何翻新,不管超时加班被处理得多么“隐性”,也不管超负荷工作的员工有多“自愿”,舆论普遍认为,互联网公司违法用工、侵害劳动者权益的事实客观存在,广泛存在。不仅如此。这些互联网公司违法用工的奇葩逻辑更令人侧目:原本是迫使劳动者“拿命换钱”的事,到了他们那里就变成“超时加班光荣论”,被美其名曰“福报”“硬核奋斗”“狼性文化”“趁着年轻拼一把”,等等。

  对此,有央媒在评论中疾呼,“奋斗不能演变成所谓的拿命换钱”“鼓励员工奋斗,必须坚守劳动法规!”多数媒体都主张,依法用工,规范用工,珍视并呵护好员工的身心健康,是企业经营管理必须坚守的底线;期待此次的舆论关注,能让劳动法长出“牙齿”。

  问题在于,人的生命健康至上不是简单的社会常识么?劳动法也是法,拥有强大法务团队的互联网公司岂能一再触碰法律底线?那些风光无两的互联网公司管理者怎会如此“LOW”?

  这些年来,蓬勃发展的互联网公司凭借科技和服务迅速而深刻地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中国。互联网企业对于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贡献有目共睹,毋庸置疑。互联网企业集聚了一大批高学历人才高素质劳动者,进入这些企业奋斗打拼也是诸多打工人快速积累财富、实现职业理想的重要通道。

  同时,必须承认,许多互联网公司管理者,虽然经营着全国乃至全世界技术先进、业绩颇佳的企业,但其管理理念、管理方式距离现代企业制度差距还不小,一些做法与国际化、法治化的大趋势,与人类共同价值甚至背道而驰。一边通过所谓的“福报”“硬核奋斗”“狼性文化”给员工洗脑,“激励”劳动者心甘情愿竭力效忠企业,一边通过各种超越劳动法律法规的严苛规制和“管理创新”,迫使劳动者竞相“拿命换钱”。

  这种以人力资源低成本获取超额利润的“不二法门”,几乎贯穿了某些公司初始创业、快速上升和资本扩张的全过程,可谓吃尽了人口红利。有关研究和事实还表明,资本扩张越快,市场争夺越激烈,则劳动者超时加班、超负荷工作的情况也越严重。

  有人发出疑问,劳动法为什么管不住“996”?其实,不是劳动法管不住“996”,而是手持劳动法的打工人力量还不足以与“996”背后的资本势力相抗衡。在许多时候,作为打工人的劳动者并不具备与资方平等博弈的能力。

  这一现象在新兴互联网企业尤为突出。其代表资方的管理者或实控人,往往是行业领军人物或教父级的资深大佬,既身披成功光环,还有万千粉丝宠爱,在业界具有呼风唤雨的江湖地位和神力。他们在艰难且辉煌的创业之路上,一路过关斩将,终至名利双收的境界:一手制定并掌控着行业财富游戏规则,一手按照个人喜好和气质缔造了自家“商业帝国”的管理规程。

  在这些天王巨星般的企业大佬和体量能量均堪称巨大的互联网公司面前,众多打工人往往只有趋之若鹜、“俯首称臣”的份儿,遭遇劳动侵权问题时更多的选择是“逆来顺受”,顶多“用脚投票”,敢于拿起法律武器的少之又少,拿起法律武器后最终胜诉的则更少。就连地方有关部门和司法机关对于上述公司也时常关爱有加,礼让三分。比如,就在去年,南方某省的高级法院,竟在劳动者诉某大企业的劳动纠纷案终审判决中,公然将所谓的“奋斗者协议”认定合法!其吊诡,其神奇,令人咂舌。

  更有甚者。随着资本版图的急剧扩张和对各个产业市场的攻城略地,某些大佬及其拥趸开始自我膨胀,视劳动者权益和法律尊严为空气,任性妄为者有之,挑战监管权威者亦有之。这自然与我们所倡导并呵护的企业家精神格格不入,只能为资本的非理性和无序扩张提供佐证——藐视相关法律法规,不受限制,不守规矩,明知不可而为之,明知违法仍一意孤行,试图凌驾于政府监管之上甚至绑架监管。

  因而,以“996”为代表的所谓“拿命换钱”的“加班文化”,其实是资本一味逐利过度逐利的结果,是一段时间以来资本无序扩张、野蛮生长的副产品。已经发生的若干劳动者因工作压力过大导致猝死、跳楼等极端案例都表明,如不及时予以干预控制,势必引发影响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的一系列棘手问题和风险隐患。

  前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把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列为今年工作的一项重点任务。而“996”作为资本非理性的产物和无序扩张的副产品,是时候对其进行清算和清理了。这应当成为有关各方遏制并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工作过程中的一个必然选项。

  我们已经站在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新起点上。现代化本质上是人的现代化。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过程,就是不断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过程,就是广大劳动者实现体面劳动、全面发展的过程。

  真正有远见的企业家,真正注重社会责任的企业,都应当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都应当挥别过去、改弦更张,以资本理性和有序扩张取代非理性和无序扩张,与畸形的“加班文化”、与不合时宜的管理规则管理方式说再见;都应当树立正确的企业发展观、现代化观,把构建规范有序、公正合理、互利共赢、和谐稳定的劳动关系作为目标和导向,从高增长急扩张阶段迈向以广大职工体面劳动、舒心工作、全面发展为标志的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还有,劳动法治不仅维护劳动者的权益,还代表着国家意志,彰显着政府执法司法机关的公信力。当然,也体现着各级工会组织的基本职责。

  无论如何,“拿命换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血汗工厂”的老路走不通,也不允许走。

[责任编辑:柳叶]
发表我的评论
0/5000字
网友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