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
北京 北京  | 
天津 天津  | 
河北 石家庄  |  唐山  |  秦皇岛  |  邯郸  |  邢台  |  保定  |  张家口  |  承德  |  沧州  |  廊坊  |  衡水  | 
山西 太原  |  大同  |  阳泉  |  长治  |  晋城  |  朔州  |  忻州  |  吕梁  |  晋中  |  临汾  |  运城  | 
内蒙古 呼和浩特  |  包头  |  乌海  |  赤峰  |  呼伦贝尔盟  |  兴安盟  |  哲里木盟  |  锡林郭勒盟  |  乌兰察布盟  |  伊克昭盟  |  巴彦淖尔盟  |  阿拉善盟  | 
辽宁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盘锦  |  铁岭  |  朝阳  |  葫芦岛  | 
吉林 长春  |  吉林  |  四平  |  辽源  |  通化  |  白山  |  松原  |  白城  |  延边朝  | 
黑龙江 哈尔滨  |  齐齐哈尔  |  鸡西  |  鹤岗  |  双鸭山  |  大庆  |  伊春  |  佳木斯  |  七台河  |  牡丹江  |  黑河  |  绥化  |  大兴安岭  | 
上海 上海  | 
江苏 南京  |  无锡  |  徐州  |  常州  |  苏州  |  南通  |  连云港  |  淮阴  |  盐城  |  扬州  |  镇江  |  泰州  |  宿迁  | 
浙江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嘉兴  |  湖州  |  绍兴  |  金华  |  衢州  |  舟山  |  台州  |  丽水  | 
安徽 合肥  |  芜湖  |  蚌埠  |  淮南  |  马鞍山  |  淮北  |  铜陵  |  安庆  |  黄山  |  滁州  |  阜阳  |  宿州  |  六安  |  宣城  |  巢湖  |  池州  | 
福建 福州  |  厦门  |  莆田  |  三明  |  泉州  |  漳州  |  南平  |  龙岩  |  宁德  | 
江西 南昌  |  景德镇  |  萍乡  |  九江  |  新余  |  赣州  |  宜春  |  上饶  |  吉安  |  抚州  | 
山东 济南  |  青岛  |  淄博  |  枣庄  |  东营  |  烟台  |  潍坊  |  济宁  |  泰安  |  威海  |  日照  |  莱芜  |  临沂  |  德州  |  聊城  |  滨州  |  荷泽  | 
河南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平顶山  |  安阳  |  鹤壁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许昌  |  漯河  |  三门峡  |  南阳  |  商丘  |  信阳  |  周口  |  驻马店  | 
湖北 武汉  |  黄石  |  十堰  |  宜昌  |  襄樊  |  鄂州  |  荆门  |  孝感  |  荆州  |  黄冈  |  咸宁  |  恩施  |  直辖县  | 
湖南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邵阳  |  岳阳  |  常德  |  张家界  |  益阳  |  郴州  |  永州  |  怀化  |  娄底  |  湘西  | 
广东 广州  |  韶关  |  深圳  |  珠海  |  汕头  |  佛山  |  江门  |  湛江  |  茂名  |  肇庆  |  惠州  |  梅州  |  汕尾  |  河源  |  阳江  |  清远  |  东莞  |  中山  |  潮州  |  揭阳  |  云浮  | 
广西 南宁  |  柳州  |  桂林  |  梧州  |  北海  |  防城港  |  钦州  |  贵港  |  玉林  |  南宁  |  柳州  |  贺州  |  百色  |  河池  | 
海南 海口  |  三亚  | 
重庆 重庆  | 
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川  |  雅安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巴中  |  眉山  |  资阳  | 
贵州 贵阳  |  六盘水  |  遵义  |  铜仁  |  黔西南  |  毕节  |  安顺  |  黔东南  |  黔南  | 
云南 昆明  |  曲靖  |  玉溪  |  昭通  |  楚雄  |  红河  |  文山  |  思茅  |  西双版纳  |  大理  |  保山  |  德宏  |  丽江  |  怒江  |  迪庆  |  临沧  | 
西藏 拉萨  |  昌都  |  山南  |  日喀则  |  那曲  |  阿里  |  林芝  | 
陕西 西安  |  铜川  |  宝鸡  |  咸阳  |  渭南  |  延安  |  汉中  |  安康  |  商洛  |  榆林  | 
甘肃 兰州  |  嘉峪关  |  金昌  |  白银  |  天水  |  酒泉  |  张掖  |  武威  |  定西  |  陇南  |  平凉  |  庆阳  |  临夏  |  甘南  | 
青海 西宁  |  海东  |  海北  |  黄南  |  海南  |  果洛  |  玉树  |  海西  | 
宁夏 银川  |  石嘴山  |  吴忠  |  固原  | 
新疆 乌鲁木齐  |  克拉玛依  |  吐鲁番  |  哈密  |  昌吉  |  博尔塔拉  |  巴音郭楞  |  阿克苏  |  克孜勒苏  |  喀什  |  和田  |  伊犁  |  伊犁  |  塔城  |  阿勒泰  |  直辖市  | 
台湾 台湾  | 
香港 香港  | 
进入 >> 查看300个城市
您的的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论 > 深度思想 > 一纸函件,为何刷屏律师朋友圈? > 正文

一纸函件,为何刷屏律师朋友圈?

2021-04-09   来源:法务之家   作者:丁海洋   参与人数:1563人   评论:
        


来源:法务之家(ID:law114-com-cn)

投稿作者:丁海洋,北京律师专于刑辩,联系方式13910977037,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侵权必究。


导读:
武汉市检察院的小举措,就是法治的巨大进步,因为这背后体现了意识和思维的转变。俗话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多一些微小的进步,法治道路上就多一块基石。
近日,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为方便律师在刑事案件审判阶段阅卷,经过调研后,专门发了《关于审判阶段为辩护<代理>律师提供检察电子卷宗阅卷服务的函》,该函的核心思想是,刑事案件进入审判阶段,律师仍然可以持相关手续到检察院复制案件电子卷宗。
图片
武汉市人民检察院的行为,给一个大大的赞!
2013年修改《刑事诉讼法》以来,“两高一部”出台了多个保障律师辩护权的司法文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律师“阅卷难”的顽疾,尤其是在案件审查起诉阶段,最高人民检察院要求各级检察院制作电子卷宗,这项改革的初衷当然是利用新技术推进司法工作,方便案件卷宗的保存,客观上也方便了律师查阅电子卷宗。多年以来,这项制度总体上运行顺利,很多地方检察院还创设了预约制度,如河北省新乐市检察院案管部门,专门建立律师群,律师可以在群内预约阅卷,案管部门提前将案件卷宗刻制光盘,律师按照约定的时间到案管提交手续,随即可拿走光盘,大大节约了工作时间,提高了工作效率。
但是,一般在案件起诉以后,检察院将纸质卷宗材料移送法院,电子卷宗并不随案移送。因此时案件已不在审查起诉阶段,根据“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惯例,检察院不再为律师提供拷贝电子卷宗的服务,审判阶段介入案件的律师就必须到法院阅卷。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新型案件、职务犯罪、涉黑犯罪的大量出现,有些案卷动辄数百本,个别案件律师到法院复制卷宗的时间长达一周之久,且有些特殊案件,律师阅卷时法院还必须派人陪同,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成本。个别法院,明明律师是拍照复制卷宗,但也要按照页数收取“复印费”。
司法实践中,绝大多数的司法人员服务态度是好的,但也的确碰到一些故意刁难律师的现象。例如本人曾经办理一起职务犯罪案件,审查起诉阶段,检察院以各种借口拒绝律师阅卷要求。当地看守所对所有会见职务犯罪嫌疑人的申请,均要求检察院盖章批准,但该院就是不给我盖章。结果导致那起案件,直到检察院起诉当天上午,我才会见到嫌疑人;当天下午案件起诉到法院,我才从法院阅到卷宗。
很多情况,只要司法机关、司法人员认识到律师、法官、检察官均系依法履行职务,头脑中稍微有点法律共同体的概念和服务意识,就不会出现那么多“冲突”。此次,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一项小小的改革措施,大大提高了法院和律师的工作效率,因此得到广大律师的高度认可和赞誉。
我们有幸看到,越来越多的司法机关在工作实践中推出各种便民措施,如长春市第二、三、四看守所,内蒙古兴安盟科右前旗看守所等均建立了律师会建群,首次会见后扫码入群,以后的会见事宜均可在群内沟通,节省了时间,提高工作效率。再如天津市津南看守所推出利用市政服务APP,在押嫌疑人家属可以通过支付宝为当事人存款。这些小小的制度创新极大方便人民群众,广大律师也会“感恩戴德”。疫情之下,有很多“新规”,看守所可以随时在微信群内发布,避免白跑腿,为广大律师的会见工作提供极大方便。
2016年第一次在河北省新乐市检察院案管部门接触到服务律师的微信群时我还有所担心,万一有人在群内表达不满引起“冲突”怎么办?实践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到目前为止我所参与的微信群没有发生过一次“矛盾”,我们律师队伍的素质是过硬的,经得起时间和实践的检验。
实际上,很多制度创新和相关工作开展,决定因素就是一个“服务意识”的问题。我的一位嫌疑人在兴安盟科右前旗看守所羁押3年多了,每一次去回见,看守所民警的服务态度都非常好,三年来一贯如此。202148日我去会见却出现了状况,夜班民警下班后把接待室钥匙落在室内,接待室打不开,我只有等待。看守所的民警几次出来道歉,态度非常诚恳,这种情况,我还有理由发脾气吗?
不同机关、部门的法律人如果发生冲突、对抗,彼此丧失信任,损害的不仅是司法机关的形象,这种对抗心里最终会导致法治信仰的崩塌。
多年来,围绕律师强制安检、律师辩护权的维护等问题,各地律师协会在沟通协调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我们期待不同角色法律人之间的相互理解和坦诚交流,在很多问题上逐步达成共识。
武汉市检察院的小举措,就是法治的巨大进步,因为这背后体现了意识和思维的转变。俗话说:“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多一些微小的进步,法治道路上就多一块基石。

中国的法治建设、刑事司法的进步,控辩审三方各司其职、缺一不可,法律共同体出现网络披露的各种冲突本来就不应该存在,思维的逻辑起点,决定行动的方向和最终结果。只有互相尊重、互相信任,才能形成良性互动。

[责任编辑:柳叶]
发表我的评论
0/5000字
网友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