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
北京 北京  | 
天津 天津  | 
河北 石家庄  |  唐山  |  秦皇岛  |  邯郸  |  邢台  |  保定  |  张家口  |  承德  |  沧州  |  廊坊  |  衡水  | 
山西 太原  |  大同  |  阳泉  |  长治  |  晋城  |  朔州  |  忻州  |  吕梁  |  晋中  |  临汾  |  运城  | 
内蒙古 呼和浩特  |  包头  |  乌海  |  赤峰  |  呼伦贝尔盟  |  兴安盟  |  哲里木盟  |  锡林郭勒盟  |  乌兰察布盟  |  伊克昭盟  |  巴彦淖尔盟  |  阿拉善盟  | 
辽宁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盘锦  |  铁岭  |  朝阳  |  葫芦岛  | 
吉林 长春  |  吉林  |  四平  |  辽源  |  通化  |  白山  |  松原  |  白城  |  延边朝  | 
黑龙江 哈尔滨  |  齐齐哈尔  |  鸡西  |  鹤岗  |  双鸭山  |  大庆  |  伊春  |  佳木斯  |  七台河  |  牡丹江  |  黑河  |  绥化  |  大兴安岭  | 
上海 上海  | 
江苏 南京  |  无锡  |  徐州  |  常州  |  苏州  |  南通  |  连云港  |  淮阴  |  盐城  |  扬州  |  镇江  |  泰州  |  宿迁  | 
浙江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嘉兴  |  湖州  |  绍兴  |  金华  |  衢州  |  舟山  |  台州  |  丽水  | 
安徽 合肥  |  芜湖  |  蚌埠  |  淮南  |  马鞍山  |  淮北  |  铜陵  |  安庆  |  黄山  |  滁州  |  阜阳  |  宿州  |  六安  |  宣城  |  巢湖  |  池州  | 
福建 福州  |  厦门  |  莆田  |  三明  |  泉州  |  漳州  |  南平  |  龙岩  |  宁德  | 
江西 南昌  |  景德镇  |  萍乡  |  九江  |  新余  |  赣州  |  宜春  |  上饶  |  吉安  |  抚州  | 
山东 济南  |  青岛  |  淄博  |  枣庄  |  东营  |  烟台  |  潍坊  |  济宁  |  泰安  |  威海  |  日照  |  莱芜  |  临沂  |  德州  |  聊城  |  滨州  |  荷泽  | 
河南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平顶山  |  安阳  |  鹤壁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许昌  |  漯河  |  三门峡  |  南阳  |  商丘  |  信阳  |  周口  |  驻马店  | 
湖北 武汉  |  黄石  |  十堰  |  宜昌  |  襄樊  |  鄂州  |  荆门  |  孝感  |  荆州  |  黄冈  |  咸宁  |  恩施  |  直辖县  | 
湖南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邵阳  |  岳阳  |  常德  |  张家界  |  益阳  |  郴州  |  永州  |  怀化  |  娄底  |  湘西  | 
广东 广州  |  韶关  |  深圳  |  珠海  |  汕头  |  佛山  |  江门  |  湛江  |  茂名  |  肇庆  |  惠州  |  梅州  |  汕尾  |  河源  |  阳江  |  清远  |  东莞  |  中山  |  潮州  |  揭阳  |  云浮  | 
广西 南宁  |  柳州  |  桂林  |  梧州  |  北海  |  防城港  |  钦州  |  贵港  |  玉林  |  南宁  |  柳州  |  贺州  |  百色  |  河池  | 
海南 海口  |  三亚  | 
重庆 重庆  | 
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川  |  雅安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巴中  |  眉山  |  资阳  | 
贵州 贵阳  |  六盘水  |  遵义  |  铜仁  |  黔西南  |  毕节  |  安顺  |  黔东南  |  黔南  | 
云南 昆明  |  曲靖  |  玉溪  |  昭通  |  楚雄  |  红河  |  文山  |  思茅  |  西双版纳  |  大理  |  保山  |  德宏  |  丽江  |  怒江  |  迪庆  |  临沧  | 
西藏 拉萨  |  昌都  |  山南  |  日喀则  |  那曲  |  阿里  |  林芝  | 
陕西 西安  |  铜川  |  宝鸡  |  咸阳  |  渭南  |  延安  |  汉中  |  安康  |  商洛  |  榆林  | 
甘肃 兰州  |  嘉峪关  |  金昌  |  白银  |  天水  |  酒泉  |  张掖  |  武威  |  定西  |  陇南  |  平凉  |  庆阳  |  临夏  |  甘南  | 
青海 西宁  |  海东  |  海北  |  黄南  |  海南  |  果洛  |  玉树  |  海西  | 
宁夏 银川  |  石嘴山  |  吴忠  |  固原  | 
新疆 乌鲁木齐  |  克拉玛依  |  吐鲁番  |  哈密  |  昌吉  |  博尔塔拉  |  巴音郭楞  |  阿克苏  |  克孜勒苏  |  喀什  |  和田  |  伊犁  |  伊犁  |  塔城  |  阿勒泰  |  直辖市  | 
台湾 台湾  | 
香港 香港  | 
进入 >> 查看300个城市
您的的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 举报监督 > 假截图、假位置、假粉丝频现 警惕网络灰黑软件诈骗 > 正文

假截图、假位置、假粉丝频现 警惕网络灰黑软件诈骗

2020-07-22   来源:科技日报   作者:   参与人数:350人   评论:
        


  近期,山东微商金某报案称,江苏盐城一名女子韩某在其店铺先后14次购买化妆品,每次付款方式都是展示支付截图。一次偶然的机会, 金某发现账户金额不对,仔细一查发现实际并未收到韩某的货款,前后共计两万多元。

  金某的遭遇并非个案,近期,广西、重庆等多地发生利用虚假微信转账欺诈商铺的案件。记者调查发现,目前,互联网上一些游走于法律边缘的灰黑软件,可以生成假截图、假位置、假粉丝,滋生诈骗等行为。

视觉中国供图

  支付截图、位置、粉丝等均可造假

  记者调查发现,假截图的背后,是各类应用市场存在大量“支付界面生成器”的灰黑软件。

  记者下载使用“万能微商截图王”等多款软件,发现利用这些软件,微信对话、微信支付截图、支付宝交易截图、淘宝订单截图等均可造假。一些软件开发者向用户收取“会员费”,可以不限次数地制作假截图。这些会员费少则几十元,多则两三百元。

  有的软件可以修改真实位置。浙江、海南、湖北等多地警方联合破获一起诈骗案,犯罪团伙使用软件修改微信定位,谎称可以提供上门服务,诱骗他人预付费进而行骗。

  专家介绍,目前,已有一些灰黑软件开发出基于微信平台的“全球虚拟定位添加附近人”功能,可以将手机定位到任意某个地方,自动抓取周围用户ID信息,自动发送好友申请指令。

  记者在闲鱼、淘宝等网站还发现,一些商家出售多款抢购助手软件,称可以有效增加用户购物时的抢购几率。在这些软件界面可设置开抢时间、重试次数、重试频率、抢购商品属性等。

  一些做网购直播的企业表示,直播间常常通过刷弹幕向消费者让利,有的消费者利用抢购助手软件,伪造了粉丝数量,提高了中奖率,减少了其他消费者的获奖几率。“这很不公平,我们也非常头痛。”一位主播说。

  技术含量有高有低,已形成地下产业链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这类软件活跃于用户较多、流量较大的社交软件、移动支付软件、短视频软件和直播平台周边,已经形成互联网灰黑产业链条。

  今年5月,腾讯公司将运营“微信对话生成器”“微商截图神器”等9款App的深圳一公司告上法庭。法院认为,被告提供了一款造假、作弊的工具,涉案网站和应用软件下载量高,侵权范围较大,侵犯著作权,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

  上海第五空间信息科技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朱易翔说,这种“寄生性”灰黑软件的开发者主要是通过分析一款目标软件的运行原理、机制、方式来设计外挂软件,编写代码。

  奇安信集团一名工程师告诉记者,截图类软件技术含量较低,只需要10行核心代码即可生成,甚至用最基本的制图软件也能制作,而秒杀手机、酒类等名贵商品的抢购软件,则需编写更为复杂的后台程序。

  腾讯反欺诈实验室负责人介绍,经过多年发展,相关恶意软件牵连的灰黑产业已经规模化、生态化,形成相对完整的产业链,上游供给“攻击物料”,包含身份信息及IP、账号等网络资源,下游团伙利用渠道资源,辅助变现及洗钱。

  去年底,广州警方成功破获一起制售微信外挂软件的网络灰黑产案件,缴获涉案微信号约65万个。警方发现,该团伙软件制作者主要负责研发微信外挂软件,通过销售授权码和收取软件代理费非法获利;软件代理商购买授权码后转卖给微信号商;微信号商使用外挂软件批量注册微信账号,进行养号、卖号业务。最终通过外挂软件注册的微信号可批量添加好友,用于交友诈骗等违法犯罪行为。

  明确法律边界,运营者主动维权

  北京观韬中茂(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吴丹君认为,这种“寄生性”灰黑软件损害用户的知情权、隐私权,扰乱网络运营者的正常运营秩序,滋生诈骗、造假行为,需要引起高度警惕,严格治理。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孟博认为,监管部门应依照网络安全法、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对“寄生性”灰黑软件加强管理、打击。

  值得注意的是,相关软件在法律监管方面还存在空白。比如,目前法律没有明确禁止使用“助手”类软件。广州某知名直播软件公司介绍,从平台治理的角度出发,可以用平台规则对一些用户的账号进行限制,但并不能完全阻止此类软件在别的平台使用。

  朱易翔等专家表示,一方面要从立法上尽快明确此类软件的法律界限和违法认定规则;另一方面,网络运营者应主动管理,合法维权。

  多地监管部门表示,隐蔽、跨地域、侵权内容易被删改、证据不易固定等,是打击“寄生性”灰黑软件的难点。专家建议,公众应注意识别这类软件的法律风险,软件平台可主动向文化执法、版权保护等部门提供线索,打击此类非法牟利行为。(王阳 胡林果 桑彤)(据新华社)

[责任编辑:柳叶]
发表我的评论
0/5000字
网友评论
暂无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