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
北京 北京  | 
天津 天津  | 
河北 石家庄  |  唐山  |  秦皇岛  |  邯郸  |  邢台  |  保定  |  张家口  |  承德  |  沧州  |  廊坊  |  衡水  | 
山西 太原  |  大同  |  阳泉  |  长治  |  晋城  |  朔州  |  忻州  |  吕梁  |  晋中  |  临汾  |  运城  | 
内蒙古 呼和浩特  |  包头  |  乌海  |  赤峰  |  呼伦贝尔盟  |  兴安盟  |  哲里木盟  |  锡林郭勒盟  |  乌兰察布盟  |  伊克昭盟  |  巴彦淖尔盟  |  阿拉善盟  | 
辽宁 沈阳  |  大连  |  鞍山  |  抚顺  |  本溪  |  丹东  |  锦州  |  营口  |  阜新  |  辽阳  |  盘锦  |  铁岭  |  朝阳  |  葫芦岛  | 
吉林 长春  |  吉林  |  四平  |  辽源  |  通化  |  白山  |  松原  |  白城  |  延边朝  | 
黑龙江 哈尔滨  |  齐齐哈尔  |  鸡西  |  鹤岗  |  双鸭山  |  大庆  |  伊春  |  佳木斯  |  七台河  |  牡丹江  |  黑河  |  绥化  |  大兴安岭  | 
上海 上海  | 
江苏 南京  |  无锡  |  徐州  |  常州  |  苏州  |  南通  |  连云港  |  淮阴  |  盐城  |  扬州  |  镇江  |  泰州  |  宿迁  | 
浙江 杭州  |  宁波  |  温州  |  嘉兴  |  湖州  |  绍兴  |  金华  |  衢州  |  舟山  |  台州  |  丽水  | 
安徽 合肥  |  芜湖  |  蚌埠  |  淮南  |  马鞍山  |  淮北  |  铜陵  |  安庆  |  黄山  |  滁州  |  阜阳  |  宿州  |  六安  |  宣城  |  巢湖  |  池州  | 
福建 福州  |  厦门  |  莆田  |  三明  |  泉州  |  漳州  |  南平  |  龙岩  |  宁德  | 
江西 南昌  |  景德镇  |  萍乡  |  九江  |  新余  |  赣州  |  宜春  |  上饶  |  吉安  |  抚州  | 
山东 济南  |  青岛  |  淄博  |  枣庄  |  东营  |  烟台  |  潍坊  |  济宁  |  泰安  |  威海  |  日照  |  莱芜  |  临沂  |  德州  |  聊城  |  滨州  |  荷泽  | 
河南 郑州  |  开封  |  洛阳  |  平顶山  |  安阳  |  鹤壁  |  新乡  |  焦作  |  濮阳  |  许昌  |  漯河  |  三门峡  |  南阳  |  商丘  |  信阳  |  周口  |  驻马店  | 
湖北 武汉  |  黄石  |  十堰  |  宜昌  |  襄樊  |  鄂州  |  荆门  |  孝感  |  荆州  |  黄冈  |  咸宁  |  恩施  |  直辖县  | 
湖南 长沙  |  株洲  |  湘潭  |  衡阳  |  邵阳  |  岳阳  |  常德  |  张家界  |  益阳  |  郴州  |  永州  |  怀化  |  娄底  |  湘西  | 
广东 广州  |  韶关  |  深圳  |  珠海  |  汕头  |  佛山  |  江门  |  湛江  |  茂名  |  肇庆  |  惠州  |  梅州  |  汕尾  |  河源  |  阳江  |  清远  |  东莞  |  中山  |  潮州  |  揭阳  |  云浮  | 
广西 南宁  |  柳州  |  桂林  |  梧州  |  北海  |  防城港  |  钦州  |  贵港  |  玉林  |  南宁  |  柳州  |  贺州  |  百色  |  河池  | 
海南 海口  |  三亚  | 
重庆 重庆  | 
四川 成都  |  自贡  |  攀枝花  |  泸州  |  德阳  |  绵阳  |  广元  |  遂宁  |  内江  |  乐山  |  南充  |  宜宾  |  广安  |  达川  |  雅安  |  阿坝  |  甘孜  |  凉山  |  巴中  |  眉山  |  资阳  | 
贵州 贵阳  |  六盘水  |  遵义  |  铜仁  |  黔西南  |  毕节  |  安顺  |  黔东南  |  黔南  | 
云南 昆明  |  曲靖  |  玉溪  |  昭通  |  楚雄  |  红河  |  文山  |  思茅  |  西双版纳  |  大理  |  保山  |  德宏  |  丽江  |  怒江  |  迪庆  |  临沧  | 
西藏 拉萨  |  昌都  |  山南  |  日喀则  |  那曲  |  阿里  |  林芝  | 
陕西 西安  |  铜川  |  宝鸡  |  咸阳  |  渭南  |  延安  |  汉中  |  安康  |  商洛  |  榆林  | 
甘肃 兰州  |  嘉峪关  |  金昌  |  白银  |  天水  |  酒泉  |  张掖  |  武威  |  定西  |  陇南  |  平凉  |  庆阳  |  临夏  |  甘南  | 
青海 西宁  |  海东  |  海北  |  黄南  |  海南  |  果洛  |  玉树  |  海西  | 
宁夏 银川  |  石嘴山  |  吴忠  |  固原  | 
新疆 乌鲁木齐  |  克拉玛依  |  吐鲁番  |  哈密  |  昌吉  |  博尔塔拉  |  巴音郭楞  |  阿克苏  |  克孜勒苏  |  喀什  |  和田  |  伊犁  |  伊犁  |  塔城  |  阿勒泰  |  直辖市  | 
台湾 台湾  | 
香港 香港  | 
进入 >> 查看300个城市
您的的位置:首页 > 社会万象 > 社会与法 > 女员工告男上司性骚扰胜诉 > 正文

女员工告男上司性骚扰胜诉

2020-12-22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   参与人数:2758人   评论:
        


 “如果我不去做这件事,可能会有下一个受害者。”收到法院判决书后,张娴(化名)紧张地拆开,当看到“驳回上诉,维持原判”8个字时,放声痛哭。

  近900天里,张娴打了几场官司,因不断上诉放弃了工作。这一切缘于一次肮脏的拥抱,她曾经的上司李某(化名)在房间内对其进行性骚扰。

  张娴不是唯一的受害者。在了解到同事兼好友王丽(化名)甚至多次遭到李某性侵时,两人将李某告上法庭。几经上诉宣判,李某性骚扰案尘埃落定,成为中国首例以“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独立案由胜诉的案件。

  判决生效后,李某拒绝公开道歉。12月18日,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强制执行公告,要求李某当面以口头或书面方式赔礼道歉。但此时李某早已离开事发地去了外省工作。

  肮脏的拥抱

  2014年,张娴大学毕业,在成都找到了一份专业对口的社工工作。该公益组织的理事人李某在业界颇为知名,能力强,活跃程度高,被称为“明星社工”。

  入职后,张娴和李某成为同事,“是上下级关系,说话也仅限于工作。”

  作为公益行业界的大佬,新入职的张娴对李某无疑是仰视姿态,这位“精神领袖”长得高大壮实,外表堂堂,给人以正派印象。但李某在张娴心中的人设,因为一次肮脏的拥抱,彻底崩塌。

  2015年夏天一天,任职项目主管的张娴从成都温江区回到工作地点,疲惫不堪正打算回宿舍休息时遇到了李某,寒暄几句,聊了聊工作,两人礼节性地拥抱了一下。“当时团队都有礼貌拥抱的习惯,彼此鼓励,从没有越界,所以我没想那么多。”张娴说。

  短暂拥抱几秒后,准备松手的张娴发现,李某并没有放手的意思。她拍了拍肩膀说,“好了好了。”但李某依旧没有移开双手,并继续抚摸她身体的其他部位。

  张娴开始变得慌乱起来,宿舍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味道。她有点警惕,但又怕直接反抗会激怒李某造成更不堪的后果。趁着李某放松时,张娴推开了他,迅速跑回房间将门反锁。

  备受侮辱的张娴努力控制住颤抖的身体,给李某发去消息,怒斥其行为。李某回了一句:“对不起”。轻飘飘的三个字,不足以让张娴冷静,她打电话给当时的男友(时为同事、现丈夫)诉说了此事。“真的是李老师?”在男友心中,同样引发了震惊与愤怒。

  沉默中爆发

  张娴男友随即与李某通话质问,并将此次通话录音留存证据。李某在电话中承认不妥行为,并表示愿意道歉。“一直说要道歉,但从事发至今从没有当面进行道歉。”张娴说。之后的工作中,李某就像没事一样一切如常,但张娴心中的创伤却丝毫未减,裂口越来越大。

  很多人问过张娴,为什么不当时就离职,或者与李某正面交锋。张娴无奈说,面对自己的上司,有着深厚社工经历基础和深远人脉的“对手”,她如何与之抗衡?对当时的她来说,除了维持表面和平,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

  地位的悬殊,让张娴没有以卵击石的莽撞勇气,她只好选择沉默与隐忍。

  2015年9月,张娴离职前往上海复旦大学读研,近3年时间里,每每回忆起那个肮脏的拥抱和李某无所事事的表情,万般酸楚涌上心头,时而哭泣时而愤恨。反复的情绪到达临界点,在与朋友王丽的倾诉中彻底爆发。

  王丽和张娴是同在李某单位的同事,工作关系让两人成为好友,从上海回到成都后,在参加一次聚会时,张娴忍不住将此事告诉给了王丽。

  “永远不要怀疑你的判断,李某就是这样的人。”王丽的回答让张娴感到诧异,更让她感到震惊的是王丽之后的讲述:李某曾多次对她性侵。王丽表示,从2014年起,李某在违背王丽意愿的情况下,强行与其发生性关系达5次以上。

  “如果我当时就站出来,可能张娴就不会是下一个受害者。”王丽说,不是没想过报警,但考虑到李某的身份与父母的崩溃,她也选择了沉默。“拿着2000多元的工资,实在没有底气。”王丽不知道该如何重新开始生活,也不敢离职,期间精神出现严重抑郁,一度有自杀倾向。

  2018年,王丽和张娴联合起诉李某侵害一般人格权,并附带民事赔偿。2019年6月,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判定李某败诉,令李某当面以口头或书面方式赔礼道歉,驳回了民事赔偿和认定单位的责任。王丽申请的性侵案为刑事案件,由法院移交给公安机关侦查,但因事发多地已拆迁无法指认现场、无目击证人、王丽无法提供生物检材等,目前警方尚未立案。王丽称曾多次前往公安机关录笔录,最近一次公安机关通知她做笔录的时间为2020年9月。

  将强制执行

  一审判决生效后,张娴提出上诉,李某方也因不服判决结果上诉。让张娴感到惊讶的是,曾经的同事,业界的前辈,有多人出庭为李某作证,证明他是个“好人”。

  有人在出庭前问张娴:“李某这么好的一个人,是不是你误会了。”还有人质问她,为何要毁了李某。张娴和王丽也曾把这件事公布在网络,质疑和诋毁的声音不绝于耳。张娴万万没想到,明明自己是受害者,却偏偏要承受流言蜚语。

  2020年6月,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二审维持一审判决。

  二审判决后,李某继续提起上诉,认为其行为不构成“性骚扰”,认为张娴利用多年前的一个拥抱抹黑他。2020年9月28日,法院驳回李某发起的再审申请,维持二审判决。

  收到判决书的张娴流下眼泪,最终判决没有辜负自己的付出。从一审到现在,因精力有限,张娴放弃工作全力打官司,至今没有再工作。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曾多次联系李某,但其电话无人接听,通过张娴讲述和查询官方资料了解到,李某已不在四川,目前在河北某社工组织工作。同时,李某是该公益组织的法人代表。

  张娴质疑,为什么有性骚扰经历的人,还能活跃在公益行业,她曾多次向该组织写信发邮件,均未回应。

  至此,这起中国首例以“性骚扰损害责任纠纷”独立案由胜诉案法定程序已完结,根据法院判决,李某应向张娴当面以口头或书面方式赔礼道歉。判决生效后,李某未履行其道歉行为。12月18日,人民法院公告网发布强制执行公告,要求李某道歉。

  据了解,李某已拒绝接听法院电话。同时,其任职公司官方网站,常有李某的工作活动报道。(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田之路)

[责任编辑:柳叶]
发表我的评论
0/5000字
网友评论
暂无留言